2015-10-27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李晓红

        “考虑到中国经济的发展阶段——处于经济转型阶段,绿色产业应成为主要的发展方向,不能再犯西方曾经犯过的高能耗发展的错误。” 世界生态论坛组织创始人、主席 Alec Aho-Havren 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增长率在7%,尽管比以前低了,但还是不错的,如果把资金投入到生态领域、绿色能源领域,实际上还会提高中国的经济增长率,而且转换了经济增长方式。

_MG_2114

日前,由国泰资本发起引进的世界生态论坛2016年(北京)峰会圆桌会议在北京举行。该论坛将引进欧洲绿能环保技术为中国中小型企业发展与转型提供技术支持,并将从中国实际情况出发,以促进中国产业优化升级、绿色能源发展为核心目的,为中国经济与环境的平衡发展带来的契机。

技术创新是关键

“中国经济经历了一个非常快速的发展过程,大概5-10年的时间完成了美国要50年左右才走完的道路。当然中国付出的环境成本比较高,尽管政策、立法到位及时,但因为各种原因很难去实施,也可能并没有实施。”阿莱克告诉本报记者,经济发展对一个国家是至关重要的,中国付出的环境成本比较大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阿莱克看来,付出较高的环境成本是经济发展的残缺,但经济增长、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与环境成本又是很难平衡的。“世界生态论坛组织的重点就是为平衡经济和生态发展提供支持的工具。通过这个平台企业家、政治领袖、技术和环境专家等合力解决这些关键问题。”

生态文明的崛起是一场涉及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的世界性革命,是不可逆转的世界潮流,是人类社会继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后进行的一次新的挑战与选择。

对此,国泰资本董事长陈江表示,“从全球范围看,人类在工业化和城市化取得巨大发展的同时,对地球资源的索取也已超出了合理的范围,近些年来,暴雨、高温、海啸、火山喷发等极端气候频繁发生,就是大自然向人类敲响的警钟。因此,在全球范围内推动生态文明建设,已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对于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认为,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可以共赢。发展与保护相互关联、相互制约、相互促进,两者既矛盾又统一。如果经济发展一味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这是吃祖宗的饭、欠子孙的债,不算本事、难以持续;也不能环保上去了、经济下来了,只强调环保不顾及发展,这同样不算本事。加强环境治理,利用环境保护来优化经济发展、推进经济转型,可以实现发展和保护的协调共赢。二是转变政绩观、切实落实地方政府环境责任。地方政府对本辖区的环境质量负责,这是法定责任,也是政府职责所在。正确的政绩观必须把环境质量改善作为重要方面,发展的目的不能只唯GDP,而要更多地关注民生。环境质量就是造福人民群众。

阿莱克告诉本报记者,“在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过程中,技术创新非常重要。中国应该在技术创新上有所突破、实现飞跃,比如能源方面,不能再用煤等高消耗能源了,而且有环境成本,可以发展绿能产业,比如风能、太阳能。”

“目前我国工业发展的现状是,国有大型工业企业有国家强大的技术与资金作为依托,产品生产与销售以及污染的产生与治理配套设施完善,解决方案也相对成熟,而真正大量的中小型企业为应对产业转型与升级,产品更新换代以及开拓海外市场等问题缺乏路径和平台,各种相关产业技术与高等技术人才的支撑与指导无法有效对接。”陈江表示,目前能解决这类问题的方案或机构尚属空白。

阿莱克认为,如果想要实现减排目标政策制定者和企业更要强硬,并实现优化能源投资的平衡。

生态环境保护成效明显

陈吉宁在“辉煌十二五”系列报告会上的报告中指出,“十二五”期间生态环境保护已取得明显成效,小康全面不全面,环境质量是关键。

“我国依托资源环境、劳动力及后发优势,走的是压缩型、追赶型的快速工业化道路。对比欧洲等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我国在相同发展阶段面临的生态环境问题更加复杂,如何有效地发展绿能产业保护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迫在眉睫。”陈吉宁说。

陈江认为,当前生态文明建设还存在很多深层次问题,比如一些地方环保意识滞后、技术升级思路不明确;地方的中小企业、工厂面临产业升级转型缺乏政策与技术支持,没有正确的转型方向与科学的执行方案。

在陈吉宁看来,随着我国环境形势日益严峻,面临巨大的压力和挑战。“一是生态环境是短板,也是一个具有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的问题。二是保护好生态环境,必须依靠技术创新和观念转变,迫切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和行动。生态领域的技术创新是与生态系统结合的创新,致力于减少对环境影响或以更加高效和理性的方式使用资源能源。

“‘十二五’期间,中国环境保护力度前所未有、全球罕见,量大面广的治污设施建设初步完成,污染治理初见成效,跨过污染形势最严峻的历史时期,正处于积极因素不断积累的关键阶段。”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吴舜泽说,“十三五”期间,要在“十二五”基础上,积小胜为大胜,希望长期制约环境保护的一些机制、体制问题得到解决,“治本”工作有长足进展,让公众有切切实实环境改善的获得感。